民生动态 国际民生 国内民生 当地要闻
百姓关注 乡村关注 社区关注 百姓口碑
百姓论坛 乡村论坛 社区论坛 专家点评
乡村新貌 乡土名人 农村建设 和谐家庭
民风民俗 民风民俗 历史沿革 民间故事
惠民政策 惠民补贴 城乡医疗 城乡养老
百姓与法 法律知识 民事调解 案例分析
生活服务 名师名校 名医名院 养老公寓
商业动态 县域商城 汽车资讯 名企名家
阳光政务 职责分工 百姓评议 公务答疑
特色旅游 景点介绍 旅游产品 旅游随笔
文化艺术 文化动态 民间艺术 文化研究
热门关键字:特色旅游乡村新貌民风民俗
乡村论坛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资讯详细

资讯详细信息
瓠子沟的传说
时间:2014-05-26 信息来源:百姓关注网

  灵寿丘陵地带的董家庄,村南有一条弯弯曲曲的沟,沟里长满苇子,苇边零不丁的长棵树。它东靠小南岭、七里岗,西邻大狼坡,沟东南是墩坡疙瘩。半岭坡有一汪水,坑边长棵倒垂柳,旁边有一条便道。东西青同、南北白石等村去慈峪赶集都要经过这里。这条沟叫瓠子沟,沟底常有潺潺流水,通着村南的上晌河,向东北方向流去,注入磁河。据传,沟东南坡住有一个白须老头儿,经常沿沟两边,见缝插针点种瓠子。瓠子是一种一年生草本植物,爬蔓,夏开白花,果实长圆形。白须老头儿每当瓠子长大成形,趁鲜嫩可口时,就摘下来放在泉水坑旁路边,招呼来往行人喝泉水消暑解渴。一些断炊的劳苦人,常到这儿,更是受到老头的特别款待,让他们多带一些回家,白水煮瓠子充饥以求活命。因此,人们约定俗成,把这条沟叫“瓠子沟”,尊称白须老头儿为“瓠爷爷”。人们走到这儿都愿歇歇脚,陪老头儿聊会天,以表达对老翁的仰慕感激之情。
  不知过了多少年,瓠爷爷过世了。可瓠子还是年年发芽、爬蔓、长叶、开花、结实。有人说,这是瓠爷爷德成为仙,还惦记着咱人间的劳苦人民。有一天,一个去慈峪赶集的人,要置办碗筷盘碟,准备给儿子大办喜事,可谁知两手空空,白跑了一趟,走到这儿,他向别人道出了自己的苦衷。此时有人说,要是瓠爷爷还在世,准乐意帮助解决。说来蹊跷,此人回到家里,天色已晚,躺在炕上正犯愁,想怎么办,也不知何时,迷迷糊糊进入梦乡,还不时喊:“瓠爷爷,瓠爷爷。”他在梦中仿佛听到了瓠爷爷回道:“老乡,你的事儿我知道了,由我帮你解决,在这儿首先向你道个喜,你不是需用几筐碗筷盘碟吗?好说,请你卯时到瓠子沟汪坑柳树下去取吧。望你用后及时送还,以备他人再用。”“太谢谢你啦!瓠爷爷。”说着忽然醒了,他好高兴哟!他照梦中所示,果然遂了心愿,随即磕头烧香,拜谢“瓠仙”。此事儿很快传开了,之后,三里五乡,十里八里的村庄,无论谁家婚丧嫁娶办红白事儿,都在子时烧香磕头祈祷报借,卯时取用,如约按时归还,错过这几个时刻,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在使用过程中难免碰坏一两个,瓠仙并不计较。不知有多少年,人们办红白事儿都不犯难。又不知过了多少年,有一家,有三个儿子先后长大,要办喜事儿。大儿办喜事儿,照惯例无误,如约送还。二儿办喜事儿,这家生了歹心,谎说把碗筷盘碟碰坏了一半,送还了一半。待给第三个儿子办喜事时,再向瓠仙借时就不灵验了,而且别人也不灵验了。常言说:勤借勤还再借不难。而如此贪婪不讲信用,谁还和这种人交往呢?
  尽管如此,瓠子沟的瓠子年年照样结实,给不少劳苦的将断炊之人解燃眉之急。不知又过了多少年,有一年一个南蛮子路过这里,他从一棵瓠子上不知看出了什么门道,就问旁边的一个村民:“你想发大财不?”村民说:“你真是大白天说梦话,怎么个发法呀?我家穷得叮当响,你说呢?”“那好,你得听我的。我雇你看好这棵瓠子,别伤害了结的那小瓠子,等到一百天,我来摘下,咱俩就有门路了。”“好啊!我盼着那一天啊!”于是这个村民把喜悦藏在心里,天天精心呵护。说来也怪,这瓠子越长越特别,形状酷似钥匙。他期盼着南蛮子早些到来,好尽快过好日子。可这个村民心太急了,到了九十九天,他等不及了,估计南蛮子是骗他,不会来了,于是就把瓠子摘了下来。而第二天南蛮子却果然来了,问他:“你怎么不到一百天就摘了?”村民说:“我看它长老了,怕别人偷去。”南蛮子说:“差这天,发财的门就不一定打开了。”他深思了一下,又说:“试试看吧,我在前边走,你在后边跟。我让你闭眼你就闭眼,让你睁眼你就睁眼。”村民说:“一切听你的。”说着他二人一前一后就朝墩坡疙瘩的方向走去。走到半岭坡遇到一丛荆棵子,南蛮子说:“闭眼吧。”村民闭上眼跟着走了一会儿。南蛮子说:“睁眼吧。”这时隐隐约约看见了一片房子的门。此时,那根瓠子真的变成了一把钥匙。南蛮子将钥匙伸进锁眼,一拧,咔吧一声开了半扇门,放眼望去,仿佛瓠子沟的缩影,里边正冲墩坡疙瘩的方向还有一道门,上写:“瓠仙居”。南蛮子对村民说:“下手吧,你看见什么就拿什么吧,拿好后要赶快走。”村民见一妇人正套着一匹马拉碾子,碾盘上是金灿灿的黄豆。村民心想:这有什么稀奇,外边不是也有吗。再看碾旁石桌上还摆着一些碗筷盘碟也都平常,他毫不动心,便一动不动站在那儿。南蛮子说:“大嫂,借给我们两个碗舀点水喝吧。”妇人说:“用吧,原先多得很,可有人光借不还,就剩下这么点儿了。我家老爷子说,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有的人只顾自己了,大家就不方便了。”南蛮子乘妇人不介意,要卸碾牵马。妇人拦道:“你这人怎么像强盗,要牵老爷子家的马?”南蛮子看牵马不成,便去捧碾子上的黄豆。妇人说:“不行,不行。”随着用笤帚把子打了一下南蛮子的手,黄豆撒了一地。南蛮子看事不成,怕时辰一到,出不去了,忙喊村民:“咱们快走吧。”说时迟,那时快,妇人咣当一声把俩人推出门外。走了几步,村民觉得穿的鞋有点硌脚,脱下来一看,不是黄豆而是两粒金豆。村民心眼好,向南蛮子说:“咱俩一人一粒,也算你没有白费一场心计。”如今瓠子沟还是那条沟,却徒有虚名,并不见什么瓠子,瓠仙也不见踪影,而瓠老仙讲诚信帮扶劳苦人的故事,却传了上百上千年。

资讯评论

发表评论

  • 留言内容:
  •   昵称:
  •   匿名发表
  •  验证码:

友情链接

冀公网安备 13012602000126号